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水产> 行业资讯

专养小猪的女大学生(3)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07月01日 08:51 农博网
在天津市蓟县南孟辛庄村,有一个从北京市区来的女大学生,提起这个女大学生,当地村民对她很不理解。

村民:“大伙都认为她是二百五,犯傻,大学生应该坐办公室,回农村养猪来,又臭又脏的。”

村民:“在北京大楼高楼住着,来这和小猪在一起,臭哄哄的。”

村民说的女大学生就是她—郑娜,在南孟辛庄村办了一个养猪场,京城里的女孩为啥到这当猪倌村民想不明白。两个多月前郑娜刚刚做了母亲,在北京坐完月子她就迫不及待回到了养猪场,记者去采访时,她正忙着给母猪接生。

记者:“给猪擦乳头是什么作用?”

郑娜:“把乳头擦干净,小猪吃奶比较干净,不容易腹泻,临产了它会像发烧一样,它体温非常高,现在夏天逐渐从这儿一点一点给它降降温,它会非常舒服。”

进入6月份,郑娜的养猪场有七八十头母猪陆续到了分娩期,如果生产顺利能产下900多头小猪,一个多月后出售能卖到60多万元,她日夜照看,生怕稍有不慎出现小猪死亡的情况。每隔两三个小时,郑娜就抽空从猪舍出来给孩子喂一次奶。

郑娜:“大绮,怎么不乖了。”

郑娜的母亲:“她饿了。”

郑娜:“绮,妈妈来了。”

郑娜的母亲:“回来的时候,孩子饿得都已经哭过劲了。”

郑娜:“我母亲多费心一些,帮我照顾她。”

郑娜的母亲:“孩子饿了就喊奶牛,找奶牛,奶牛喂完了就可以了,就去忙去了。”

母亲管郑娜叫奶牛,是怪她太狠心,除了喂奶对孩子不管不顾,其实郑娜的心里也非常歉疚。现在这样劳累的生活,郑娜早已经习惯了,而就在7年前她还是北京城里的公司主管,过着出入有车的安逸日子,到农村来养猪是她当初意想不到的。

郑娜从小在北京市长大,父母都是国有单位的职工。2000年她从河南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进入北京一家软件公司,后来被提升为公司市场部经理。2001年郑娜的父亲退休,想到天津蓟县办个养猪场。蓟县位于北京和天津之间,是京津地区重要的菜篮子和副食品生产基地,也是个养猪大县,生猪直接供应北京天津市场,销路不成问题。2001年3月,郑娜的父亲郑建和投资40万元在南孟辛庄村办了个养猪场,因为不懂技术他经常让郑娜帮忙找些养猪资料,可是去了养猪场几次,郑娜突然宣布她要改行养猪,这让她的父母很震惊。

郑娜的父亲:“你搁谁谁也想不通,我把这个钱就是挣不回来,我也不能耽误她的前途不是。”

郑娜的母亲:“大学生当个猪倌去,让我的脸都没地搁。”

当时郑娜23岁,正值花样年华,不当白领要养猪,父母觉得她简直是开玩笑,而郑娜却不是一时冲动,大学毕业后她一直寻找着自己创业的机会,并不甘心总给别人打工。郑娜:“把猪养好,把我的养猪企业做好做大做强,在这里边说实话也能赚到钱,猪场也是,这是一个舞台,我在这个舞台上要演绎我自己的人生。”

郑娜雄心勃勃,决心靠养猪实现自己的创业梦想,她不顾父母强烈反对,2001年底辞职来到父亲的养猪场。当时养猪场有50多头母猪,她主动向父亲提出承担喂母猪的任务,她按照养猪资料所写严格控制饲喂量,每头母猪每天喂2.5公斤饲料,一点不能多也不能少,可是这些母猪却越喂越瘦了。

郑娜:“走路就像蛇一样,晃来晃去,没劲,感觉要倒了。”

饲料是买来的优质饲料,饲喂量也严格按书本操作,母猪不胖反瘦了,这让郑娜很困惑,此时她才发现,养猪并不像她想像的那样简单。母猪变瘦的问题还没解决,郑娜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快撑不住了。为了节省资金当时养猪场没有请工人,郑娜从小家务都没怎么干过,到这里只能硬着头皮上阵了。

郑娜:“刚开始的时候可以搬到40斤,后来慢慢的也搬动80斤,最沉的时候可能能搬动100斤,最累的时候我就坐在那个门口,感觉腿好像细了一圈。”

郑娜上大学时是学生会文艺部长,爱唱爱跳也爱美,养猪仅两个月后,原本秀丽的她就大变模样。因为非要养猪,郑娜和母亲闹僵了,母亲在北京一直不愿和她联系。2002年2月母亲挂念郑娜,忍不住偷偷从北京来看她,正好赶上她在猪舍里铲粪。

郑娜的母亲:“穿个大靴子,跟个小伙子似的,身上脚上全是猪粪,说句实在的,谁妈妈不心疼女儿,哪有这么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在猪圈里铲粪。”

郑娜的母亲在门外远远地望着女儿,不知该怎么开口劝她回去,正在这时郑娜推着粪车出门,意外突然发生了。

郑娜:“小车的平衡不好掌握,猪粪又装得多,所以就是说,当时前面可能也装得挺多,然后就是这样倒下去了,粪倒出来了,当时气得我就哭了。”

猪粪溅得郑娜满身都是,想到养猪以来所受的苦,一向乐观的她眼泪夺眶而出。泪流在郑娜的脸上,也流到了郑娜母亲的心里。

郑娜的母亲:“哎呀,把我心疼的,完了我也哭,我说郑娜跟我回去吧,咱们不干了。”

是走还是留,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郑娜犹豫了。一边是安逸的生活,一边是艰辛的创业,她左思右想辗转难眠。

郑娜:“我觉得就是既然这个事情已经开始了,就不能说虎头蛇尾吧,否则轻而易举地放弃,我觉得我有点不可原谅自己的这个感觉。”

郑娜决定再苦再难也要坚持到底,不仅要干还要干出成绩来。母猪变瘦的问题一直困扰着郑娜,她怀疑猪是生病了,就找到北京一家兽药公司,请公司技术员顾洪杰到养猪场实地查看。让郑娜想不到的是,问题就出在她认为很科学的饲喂量上。

顾洪杰:“ 你得根据膘情,还有品种,有的猪本身那个品种需要量大,它那个体形大,它本身维持自己需要量也大,所以它这个饲喂量可能适当要增加一些。”

郑娜喂的母猪是法系长白猪,体形大饲喂量也大,冬季每天每头要喂3.5公斤,比其它品种的猪每天多喂1公斤,原来母猪是被郑娜给饿瘦的,她这才知道自己太外行了。此后郑娜经常请顾洪杰来作指导,调整了饲喂方法,猪的膘情也逐渐正常。经过实践锻炼,郑娜慢慢成了养猪的行家,现在给猪接生的活她也不在话下了。郑娜:“主要是脐带要处理好,否则失血过多小猪就死掉了。用这种干燥剂,裹在小猪脐带上,半小时以后就干燥缩水了。”

通过母猪产仔繁殖,到2004年,郑娜的养猪场达到年出栏商品猪2000头的规模。量大了当地的生猪收购商也主动找上门,来收购100公斤左右的商品猪。

收购商:“销售挺好,挺受欢迎的。她的猪出肉率高,销路不愁,奔天津奔北京都有那个肉联厂收。”

卖100公斤的商品猪,每头有100元左右的纯利润,2004年郑娜卖商品猪赚到了20万元。看到郑娜干得有声有色,父亲放心地把猪场全部交给她管理,自己当起了助手。商品猪的生意一直做得红火,2006年郑娜突然决定改卖小猪,这个决定让她的年收入一下子增加了3倍。

用母猪自繁自养占用资金多,养殖周期长,因此蓟县很多养殖户都搞仔猪育肥,买20公斤左右的小猪养三四个月作商品猪卖掉,时间短风险小。生猪经济人杨玉树2006年告诉郑娜,这种育肥用的小猪从外地贩过来风险很大。

杨玉树:“外地贩运过来的,水土不服,多花点钱要买附近的猪。”

从外地购进小猪伤亡大,而在当地专门搞繁殖卖小猪的生意很少有人干,因为小猪长到20公斤重之前是危险期,抵抗力弱容易死亡,对养殖技术要求也高,郑娜听到这话动了心。

郑娜:“它从生下来在我这儿的时间,也就一般平均在50到55天,资金回收率会非常快。”

资金回笼快,小猪价格也高,当时养到20公斤每头就能卖750元,对于繁育技术郑娜很自信,她觉得卖小猪赚钱会更快。郑娜来到养殖户家里推销小猪,出乎她的意料养殖户却不愿意买。

养殖户:“以前这家逮点那家逮点,成活率好像低点,伤亡多点。”

以前养殖户买的小猪质量参差不齐吃过亏,养殖户对郑娜不了解,怕她的小猪买回去生病,成活率低。郑娜把这事告诉了经常来作指导的顾洪杰,顾洪杰告诉她,北京的防疫技术公司能做猪病防疫检测,可以检测出小猪的健康状况。2006年9月,郑娜拿到小猪全部健康的检测报告,找到了养殖户刘家军,提出愿意赊给他小猪,养大卖掉赚到钱再还本。

刘家军:“防疫看她们做得挺好,才激发了我有个信心去养。”

刘家军赊了50头小猪,养殖后成活率达到100%,4个月就长到了100公斤的商品猪标准,售出后赚到了5000多元。

刘家军:“4个月赚到5000多元,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有人过去参观,周边几个村,想养猪的想致富的户,也去了很多人。”

有人参观就是郑娜期待的结果,她的小猪也因此在当地有了名气。因为成活率高,又是就近购买,当地养殖户都主动找到了郑娜。2007年,郑娜一年卖出了5000多头小猪,净赚60多万元。在几年的养猪过程中,郑娜与顾洪杰相识相知,爱意在两个年轻人的心中滋长,2007年他们结婚了。

郑娜的丈夫:“我觉得她不怕苦不怕累的,可能一个男同志也不见得能够经受的,但是她能够挺过来,我觉得确实不容易。”

郑娜:“因为养猪我们投缘走到了一起,可以说我们约会都是在猪圈里的。”

2008年也是郑娜的三十而立之年,她生下了一个女儿,看到郑娜铁了心要养猪,郑娜的妈妈也慢慢从反对变成了支持。2008年6月3日上午,郑娜到县里参加自主创业表彰大会,作为蓟县评选出的自主创业标兵,还要在会上发言。以前被人认为犯傻,现在郑娜成了当地人学习的榜样,养猪让她品尝了艰辛,也让她收获了创业的快乐!

(文章来源:央视致富经,作者:致富经)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1017.9 17.63 -0.06%
玉米 1016.57 2259 -0.02%
猪粮比 -- 7.80:1 -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