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科技 财经 供求 会展 书城 教育 传媒 短信 招聘 论坛 专题 县域
种业 农资 瓜果蔬菜 园林花卉 农业机械 畜牧兽医 饲料 水产渔业 特种养殖 生物技术
<%@ page contentType="text/html;charset=gbk"%> <%request.setCharacterEncoding("gbk");%> <% String tkeyword=new String(); String ttypeid=new String(); if(request.getParameter("keyword")!=null){ tkeyword=request.getParameter("keyword"); } else tkeyword=""; if(request.getParameter("typeid")!=null){ ttypeid=request.getParameter("typeid"); } else ttypeid=""; %>
       
首页 > 分析评论

水产业复产:最缺的是钱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3月13日09:04 中国食品商务网
 

  ●养殖户复产,至少需要相当于损失数额三成的启动资金

  ●据不完全统计,广东阳江市超过九成的养殖户没有能力自救

  资金不足 各方协调才有望

  3月4日,天气晴朗,气象预报显示,以后的天气状况将一直保持良好。这正是复产的最佳时节。

  但养殖户们经受了这么一遭天灾,虽然都想重整旗鼓,但复产的资金从何而来他们却不得而知。在高风险行业谋生,使得养殖户们也变成了“高风险”的人。南方农村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缺少资金大部分养殖户没有能够复产,有些小户甚至已经无奈地选择了放弃。

  “筹集不到资金谈何复产?”这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养户在苦苦支撑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没有政府扶持我们很难再站起来。”老欧在广州白云区承包着近300亩塘面养殖罗非鱼,算是一个大户,但这次灾害让他损失殆尽。“搞养殖的都想越做越大,所以前一年赚的钱都投入到下一年里了,手头基本没有什么积蓄,一来天灾那就要倾家荡产,我就是一个典型。”老欧无奈地说道。

  2月22日记者曾经到过老欧承包的水库,当时他正在打捞死鱼,十多天过去了,原本以为他已经处理完了死鱼正在复产,但现在老欧并没有开始复产,他还在打捞死鱼,只是打捞的数量从以前的每天四、五万斤下降到现在的每天三、四百斤。“死鱼基本都捞完了,其实早就该复产了,可是没有钱叫我怎么复产?”老欧苦笑道,“亲戚、朋友都问遍了,银行也跑了好几趟,一分钱也没借到。”

  老欧表示,像他这样的养殖规模,一年的周转资金需要将近300万元,如果这次要复产,启动资金至少需要200万元以上。要筹集到这笔资金不是一件易事,但如果筹集不到,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且水库承包的合同签了十多年,现在才只是第三年,如果不继续做下去损失又要加大。残酷的现实击碎了他原本想转行的打算,只能继续苦苦的支撑。“像我这种情况的养殖户很多,现在大家都在硬撑着,希望有人能帮上一把。”

  资金缺口越来越大

  “至少需要50万元,我的虾塘才能运转起来,我都不想再养虾了。”去年虾价低迷的阴影还未散去,茂名市电白县旦场镇的虾农莫扬又遭受了今年的天灾一击。“银行贷款要担保,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如果政府能有补助就好了。”在办法想尽的情况下,莫扬想到了政府,许多和他一样缺乏资金复产的养殖户也抱有同样的想法。但养殖户复产的最后希望却成为了政府不能承受之重。据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月26日,全省渔业经济损失达56.78亿元。而面对如此庞大的受灾基数,有限的救灾资金显得是那么地微不足道。

  “救灾资金对于损失来说,实在是太少了!”广东省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站长姚国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养殖户要复产,按照损失来讲,至少要拥有占损失数量三成的资金才够,包括买种苗、饲料以及维修设施等。但实际救灾资金却远没有达到三成的比例。

  “如果资金问题最终解决不了,将很有可能出现因小户转业转产而造成养殖面积大量减少的情况。”业内人士提出了这样的担忧,但和巨大的资金缺口相比,这种担忧之声显得异常微弱。

  复产需共同努力

  “这次寒潮使广大养殖户血本无归,灾后能自救复产的不超过10%。”阳江市海洋渔业局在给市政府的灾情报告中如此写道,这同时也就意味着阳江市还有超过九成的养殖户没有能力自救。而据记者了解,广东其他受灾市情况大体如此。

  “单靠养殖户自身能力复产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可能的,靠政府给钱帮助养殖户复产也不现实,只能更多地靠政府和养殖户的共同努力来解决。”一位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政府在灾后复产中所起的作用主要是提供技术措施,资金安排有限。“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银信部门。”这位负责人说道。

  “在政府的政策扶持下,可否考虑通过一些民间渠道对渔业生产进行恢复?”业内专家提出了这样的设想。他们认为政府即使给予资金补贴分配到户也是有限的,也不大可能,可以通过一些民间的力量,以解决复产所需的资金问题。

  要救灾复产,有关专家还建议可通过协会的力量进行。广东海洋大学教授陈刚认为,阳江市海陵岛闸坡海水鱼网箱养殖协会的一些复产思路值得借鉴。

  据陈教授介绍,该协会由200多个海水鱼网箱养殖户组成,其中养殖大户有20多户,几乎每户都损失300-500万元,原因主要是向协会内的小户提供饲料和种苗。他们提出将有限的补贴资金发放到协会,同时大户也拿出部分资金共同来扶持经济实力弱的小户恢复生产,由协会进行管理。另外与饲料企业和种苗企业联动,提供占生产成本大头的饲料和鱼苗进行合作养殖,养出的商品鱼由企业收购。“这样就可以解决当前受灾养殖户复产资金不足的情况。这样的办法值得尝试。”陈刚解释道。

  在经历了一段时期对政府补贴的翘首以待之后,不少养殖户继续奔波在筹集复产资金的漫漫长路上。

  风险太大 没有机构敢承保

  □本报记者 庹朝均 曾进

  “农业保险”,这个并不陌生的词汇,在这一场80年不遇的冻灾后,再次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

  日前,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水产业商会副会长苏维平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部分养殖户在我国目前整个社会保障机制没有建立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政府的帮助,否则,复产希望渺茫,但单靠政府的救灾资金是远远不够的。他同时呼吁,“农业保险迫在眉睫”。

  高要市莲塘镇邓建群养的50余万斤罗非鱼没能躲过这次冻灾的袭击,一条鱼也没能活下来。按3元/斤的保守价算,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50万元,15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对于复产,邓建群一方面看政府是否会给一定的经济支持,同时,他还希望政府能帮他从银行贷到款。“否则的话,我的资金就断了。就算凑够了种苗钱,也没钱投进去再养了。”邓说。

  记者走访发现,像邓建群这样的养殖户不在少数,尤以罗非鱼养殖户为甚。原因在于罗非鱼在这次冻灾中损失最为惨重。特别是珠三角及以北地区,几乎是“全军覆没”。

  “罗非鱼市场已经低迷了两年,这两年来,养罗非鱼都不赚钱,再加上冻灾,他们今年的生计都困难。如果政府不施予援手,就很可能造成社会问题。这不是要对养殖户进行补助,而是帮助他们度过难关。”苏维平认为,政府对受灾养殖户的补贴只是象征性的,无法解决根本问题。“政府是否可以考虑通过协助养殖户完成银行信贷,以解决资金问题。因为农民没有财产抵押,就没有信贷的资格,这时候政府如果不施予援手,今年将会有几十万的家庭出现问题。”

  据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春节前农业部给我省安排了300万元渔业救灾补助款,但只能用于关键环节,如种苗场,让苗场保好亲鱼,加快种苗培育,使种苗能及时供应市场;还用于买消毒药物,把死鱼集中掩埋处理,保护公共环境的安全。而我省的救灾资金缺口高达1.15亿元。

  “在不可能依靠政府的救灾资金复产的现实情况下,农业保险迫在眉睫。”苏维平说。

  说起保险,邓建群表示,如果有农业保险,就一定会买,“农业保险能补偿损失的话,养鱼风险再大都不怕了。”也有不少养殖户表示没听说过农业保险这回事。

  其实,农业保险在每次农业受灾后都会成为焦点,但一直以来,保险公司并不愿意涉足看天吃饭的农业领域。在保险业迅速发展、保险种类日益增多的今天,作为基础产业的农业保险却基本处于停止状态。在保险公司看来,农业保险属于高风险、高赔付,高赔付导致了农业保险的高保费,而保费过高的话,农民又买不起。因此保险公司无法单靠自身力量开办此类业务。

  苏维平介绍,“我国农业生产以散户为主,水产养殖也是这样,抗风险能力低,一旦碰到天灾人祸,保险公司不参与,农民就只能自生自灭。政府的功能完全没有体现出来。”他认为,政府应该在推动农业保险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保险公司是商业化的,政府不能够直接干预。但如果政府有一笔基金作担保,一旦保险公司的赔付额超过一定的额度,就用该基金给予补助,或者补贴农民投保费用。这样的话,是可以运作的。政府也有这个能力。”


   相关链接
农博网简介 | About Aweb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1999 - 2007 AWE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博公司 版权所有
 
如有意见和建议,请惠赐E-mail至 webmaster@aweb.com.cn
京ICP证030776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3]字第812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文网文[2003]0053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9986号